新勞動法實施將滿月 同工同酬壓力大勞務外包受捧

 從今年7月1日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重點對勞務派遣部分進行了修改。新修訂的勞動合同法明確提出,勞務派遣工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設立勞務派遣公司的準入門檻提高,且必須取得行政許可;派遣崗位必須滿足臨時性、輔助性、替代性的“三性”要求,且勞務派遣工不得超過其用工總量的一定比例。

  新修訂的勞動合同法出臺后,引起了社會各界的熱議。勞務派遣部分被修改后,勞務派遣工和用人單位之間將會如何“博弈”?勞務派遣市場的未來將何去何從?日前,筆者走訪了韶關市相關政府部門、勞務派遣公司與用人單位,試圖以韶關為城市樣本,探討新修訂的勞動合同法對勞務派遣市場的影響。

  國企 干活賣力 喜用派遣工

  所謂勞務派遣,是指勞務派遣機構先與用工單位簽訂勞務派遣協議,之后由勞務派遣機構代替用工單位招聘員工進行派遣。作為招工一方的勞務派遣公司在其中扮演著中介和管理者的角色,因此,勞務派遣單位與勞動者才是勞動關系,而實際用工單位與勞動者只是勞務關系。

  據介紹,目前韶關市共有勞務派遣公司42家,在韶關本地工作的派遣員工數達3.2萬人。“使用勞務派遣工的用工單位主要是省屬國有企業和壟斷性行業,如石油、電力、通信、金融、礦山、鋼鐵和冶煉等,也有部分涉及到機關和事業單位。”韶關市人社局勞動關系科科長梁鑑榮說,“這些員工多數是輔助性用工和勤雜工,用工比例普遍達到20%至30%,最高達到60%。”

  韶關是一座老工業基地城市,不少老國企為了節省成本,傾向采用勞務派遣工這一用工模式。“招聘勞務派遣工對企業有一點好處,就是可以降低企業的用工成本和用工風險,實現人力資本的最大化。一方面,勞務派遣工的待遇大多比正式員工要低,尤其在福利和補貼獎勵方面尤為明顯。另外,由于企業使用勞務派遣工的崗位大多是技術要求不高的崗位,企業也不需要為派遣人員額外支付除管理費以外的其它計劃外費用,比如培訓費等。特別是需要季節性用工的企業,勞務派遣的用工模式優勢明顯,企業的人力資源成本的綜合核算單位支出成本比正式員工來講要低得多。”另一方面,靈活的用人模式也成為企業傾向使用勞務派遣工的又一原因。采用勞務派遣,用工單位不需設立專門的人員、機構對派遣人員進行管理,這些人員的人事管理工作由勞務派遣公司負責完成。用工單位在使用這些人員時,只需要就工作績效做出相關管理規定,按工作任務進行管理、考核即可,用人十分靈活。由于是勞務關系,用工單位與派遣員工之間沒有形成直接的勞動關系,也降低了用工風險。

  廣州紅海人力資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韶關分公司人力資源部負責人賴正玉告訴筆者,事實上,勞務派遣工與正式工收入存在一定差距,但自從《勞動合同法》頒布以來,用工單位也通過提高工資標準,來逐步縮小這種差距。比如韶關冶煉廠,在2009年和2013年都較大幅度地提高了勞務派遣工的工資,目前在該廠工作的200多名勞務派遣工工資水平與正式工的工資水平已經差別不大。

  雇傭勞務派遣工的好處還不止于此。一些企業管理者認為,勞務派遣工工作起來比所謂的正式工要更賣力。“很多企業喜歡用勞務工,就是因為正式工人不能輕易炒掉他,很多工人出工不出力。”一名當地的國企管理人員對記者說,“而勞務工有種危機意識,一般來說,勞務工比正式工干活更賣力。同樣是敲錘子,勞務工都會比正式工敲得更用力一點。”

  民企 風險較大 派遣工少

  在東莞(韶關)產業轉移工業園沐溪片區的旭日玩具廠,每到下班時,路面人流蔚為壯觀。筆者了解到,目前,該廠用工規模在2.8萬人左右,并將擴大至3萬人左右。梁鑑榮說,該廠在2008年時曾有過使用從深圳派遣到韶關的勞務工的想法,經過分析探討勞務派遣工的用工特點與意義后,該想法后來并未實施。目前,該廠使用的都是直接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的工人。

  而有意思的是,旭日玩具廠在曲江區羅坑鎮中心壩村辦起了“婦女工廠”。該村“婦女之家”針對本村的實際情況,利用村委旁的閑置校舍,引進了旭日玩具廠的來料加工合作項目。自加工廠開辦以來,每年可為該村村民合計增加收入10萬元左右,不僅解決了該村富余婦女勞動力的就業問題,也解決了農村留守兒童無人看管的問題。

  筆者了解到,從民營企業的角度來說,能夠通過招聘招到工,當然無需通過勞務派遣公司。而從正規勞務派遣公司的角度來說,也不想將工人派遣到民企。賴正玉說,由于韶關的許多勞務派遣工是在正規國企工作,相比外企和私企來說,工人的基本工資、“五險”和休息時間都有保障。“像一些外資和私人企業,絕對工資可能高一點,但休息時間少,可能一周只休息一天,某些私企不買‘五險’,或者只買單險,而我們派遣員工過去的國企都不存在這些問題。”

  被問及勞務派遣市場上是否會存在克扣工人工資等問題時,賴正玉坦言,一些不正規的勞務派遣公司可能存在這樣的現象。他說,在目前與該公司合作的企業中,私企和外企較少,原因是相應的風險較大。“我們公司一般只向被派遣企業收取每位工人幾十元錢一個月的管理費,承擔不了太大的風險。萬一這些企業倒閉了老板走人了,員工的問題就要落到我們頭上了。而國企相對來說比較穩定,信譽高、風險小。”賴正玉說,“一些小的勞務派遣公司就敢做外企和私企的生意,一旦企業出了事承擔不了責任,他們自己也跑了,很多勞務糾紛就是這樣產生的,而這些公司往往就兩三個人、一臺電腦,辦個工商登記就‘開展’勞務派遣業務。”

  用工單位 趨于轉向“勞務外包”

  在前往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采訪的路上,筆者看到,兩名環衛工人開著農用車收運垃圾。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工作人員告訴筆者,這些工人現在都屬于勞務派遣工。談及新修訂的勞動法出臺對企業的影響,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人力資源部部長馬良廣坦言,“同工同酬”的規定對企業來說是一種壓力,還需要花一段時間去適應。馬良廣認為,不同崗位之間存在工資差異是合理的,比如班組長和普通工人的工資待遇就不一樣,而什么才算“同工”又較難界定。

  馬良廣稱,在企業里,工人的績效和職稱等因素也會影響工資水平,過分強調同工同酬并不可取。“如果在這個崗位的工人工資都一樣,可能就會打擊一些老工人的積極性。有的老工人技術好,又肯干,拿的工資卻和新來的工人一樣,積極性肯定會受到影響。”

  新勞動法出臺后,用工單位都在紛紛謀劃今后的對策和出路。馬良廣認為,從長遠來看,同工同酬對勞務派遣工是有好處的,但短期來看,企業很難負擔起這樣的高成本。“個別企業可能有60%都是勞務派遣工,一些國家壟斷性行業企業員工工資有七八千元一個月,勞務派遣工只有一兩千元,一下子要做到同工同酬基本不可能。”

  “我們在考慮,以后可能會走向勞務外包這條路。”馬良廣告訴記者,目前,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已將尾礦回收利用項目外包出去。公司只管回收利用的產量和質量,設備和工作人員則都交給外包公司來管理。為了保證產品質量不受影響,該公司對外包公司有嚴格的資質要求,對外公開招投標,生產過程中嚴格監管。

  “我們這兩三年已經不招工人,都在自然減員,下一步還將通過擴大外包的形式進一步減少生產一線的用工”,馬良廣說,“企業要降低成本,勢必要往這樣的方向去做,而且,這也是礦山今后采取數字化控制生產的需要。”

  而對于企業采取外包形式規避同工同酬的做法,梁鑑榮認為,外包的特點是發包企業對勞動者不直接進行管理,按照工作形式工作時間由勞務外包單位來安排,但外包也相應地存在較大的風險。“外包單位必須具有相應的資質。如果監管不嚴格的話,可能出現影響工程質量等嚴重問題。”

  對于哪些業務適合采取外包的方式這一問題,梁鑑榮分析道:“對于用工單位內的綠化、保潔等輔助性、臨時性崗位,可以考慮采取勞務外包的用工模式。但對于涉及企業核心業務的崗位,能自己去管的還是應該盡可能自己去管。”

  派遣公司 業務亟須“轉型升級”

  與企業相比,勞務派遣公司受新勞動法的“約束”或許更大。梁鑑榮認為,新修訂的勞動法出臺后,勞務派遣機構的數量必然會逐漸減少。

  “實行同工同酬以后,用工單位給派遣公司的管理費會減少,派遣公司的利潤空間被壓縮,而且勞務派遣的范圍被限定‘三性’之內,也會造成派遣員工數量的減少。”梁鑑榮說,“另外,勞務派遣機構注冊資本從50萬元提高至200萬元,而且必須取得行政許可,準入門檻也提高了,這會淘汰市場上一些不規范的勞務派遣公司。”

  據了解,在新修訂勞動合同法出臺之前,韶關的勞務派遣機構也存在著種種“亂象”。2008年勞動合同法實施以來,由于對勞務派遣的監管和審批規定留有空白,使得勞務派遣單位數量大幅增加和勞務派遣員工存在濫用現象,甚至有些單位把勞務派遣作為用工主渠道,也有一些單位把原使用的臨時工和勞務工打包給勞務派遣公司管理,規避用工主體,所以造成了被派遣勞動者職業穩定性差,受歧視和遭遇同工不同酬的問題比較突出,損害了勞動者的權益。

  梁鑑榮告訴筆者:“新修訂勞動合同法出臺以后,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有了執法權,再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近期出臺的《勞務派遣行政許可實施辦法》,對勞務派遣機構的管理會更加有效和規范,勞務派遣公司如果不做好轉型準備,擴大經營范圍的話,有面臨經營困難、甚至關停的可能。”

  面對著被壓縮的利潤空間,勞務派遣公司正在做出相應的職能調整。“企業總是要生存的,勞務派遣做不了,還可以做其他的業務,我們現在就在做企業咨詢、培訓、招聘及信息化軟件開發等方面的業務。”賴正玉告訴筆者,他們正盯準了人力資源管理這塊“新大陸”,拓展人力資源培訓方面的業務空間。

  “目前有一些中小企業缺乏管理人員,他們就會來咨詢我們,讓我們幫忙做工作分析、編制崗位說明書,制定績效考核方案、薪酬方案、梳理流程標準等,這些都是我們未來發展的方向。”

  目前,有關勞務派遣的實施細則規定尚未出臺。梁鑑榮認為,新修訂勞動合同法的出臺具有積極作用,但不管對于用工單位還是勞務派遣公司來說,適應新修訂勞動合同法都需要有一定的過渡期。“這有利于企業把原來的勞動關系理順,把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這對吸引優秀員工,鼓勵企業轉型來說有好的作用

地址:成都市成華區萬科路萬科魅力之城
      金庫2單元1410號  
郵編:610051
聯系電話:028-83505373
傳真:028-83505373
全國業務熱線:18081104022

杰博人力資源總部(寧波分公司)

地址: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潘火街道誠
          信路959電商園G幢 4樓  
郵編:315105
聯系電話:0574-82809988
傳真:0574-82809911
全國業務熱線:400 6262 158

杰博人力資源(杭州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杭州
杭州江干區凱旋路445號物產國際大廈25D
電話:0571-86877796轉801

杰博人力資源(上海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上海
上海市楊浦區政益路8號五角豐達8號樓808室
電話:021-57791870

杰博人力資源(重慶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重慶
重慶市北部新區泰山大道東段58號華宇商務樓9-8
電話:023-86789797

杰博人力資源(中山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中山
中山市南頭鎮月桂西路15號東桂圓二期16卡
電話:0760-23805766

杰博人力資源(廈門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廈門
福建省廈門市觀音山國際商務營運中心7號樓1702A
電話:0592-5035695

杰博人力資源(深圳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深圳
深圳市龍崗區坂田街道雪崗路2018號天安云谷3棟D座803室
(中國深圳人力資源服務智慧廣場)
電話:0755-33286865

杰博人力資源 (成都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成都
四川省成都市成華區萬科路萬科魅力之城金庫2單元1410號
電話:028-83505378

杰博人力資源 (長沙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長沙
湖南省長沙市芙蓉區曙光北路119號798城市體驗館1棟3層2-A09
電話:0731-82863715

杰博人力資源 (臺州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臺州
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東海大道巨鼎置業2幢301座
電話:0576-88209829
杰博人力資源 (廣州分公司)

杰博人力資源·廣州
廣州市天河區五山科華街251號樂天創意園A2棟9008單元
電話:020-28175055

3d技巧大全